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ase besuchen~

Wir leben und sterben hier.

 
 
 
 
 

日志

 
 

[Review翻译] Our Private Life  

2011-02-16 23:37:01|  分类: OPL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Review翻译] Our Private Life - Du - ~Haven Seeking~


 OUR PRIVATE LIFE
[Review翻译] Our Private Life - Du - ~Haven Seeking~

CAST
[Review翻译] Our Private Life - Du - ~Haven Seeking~

~HUGE THANKS TO RODNEYSCAT~
声明:
1)Du水平不高的有爱自翻,5912字的译文一天里抽空搞出来,Just for the love of Colin Morgan!暂无二校。
2)  无偿的但不意味着我的劳动是廉价的,谢绝无权转载!!!
3)个人插花有。


Our Private Life

(Translated by_Du)

剧场很小,面对着相对高出一些的舞台,只有安置着5排座位。整个舞台的一侧到另一侧装有很大的绿色移动板,上面有半透明的窗户(只有一定的光照才能看清后面的东西)。舞台的左右有两块小一些的板。左边是一个碗橱,右边是一扇门,两者间留有一定的活动区域,那些移动板则能供演员们上下舞台。

一旦观众都入座之后,灯光渐渐开始昏暗下来,然后传出了人们的低声碎语。一扇窗户的后面,能看到一个人(显然就是Colin)紧张兮兮地出场。随着移动板开启部分,能看这个年轻的男人拿起墙上的电话开始与舞台那一头的某人交谈起来。

Carlos:我知道这事。我一直就有这种恐怖的感觉,我们家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有我这样的人存在,那一定有问题。

Sergio:你刚才说什么了?

Carlos:没什么。在这里,思考和谈话是同样的一件事情。

这个年轻的男人就是Carlos,他正在和他的哥哥Seergio通电话,告诉他四散在周围关于他俩父亲的谣言——“爸爸玩弄这个孩子被人抓了个正着,他会进监狱的”——以及这事让他怀疑父亲曾经也对自己做过些什么。从这一场快速对话中能了解不少内容:Carlos是个gay,由于他有双极型强迫幻想症而接受治疗中,会定期的出现自杀威胁(DuColin,你这角色设定…=”=)。哥哥Sergio有一份成功的事业,已婚,并打算要第一个小孩。

实际的对话与内心活动是混合进行的,其他人也会对此作出反应。(常常指的是人们能听见他人的想法。“别思考的那么大声,别以为我不能听见你在想什么。”)当他们在怀疑什么的时候,他们都会把问题大声说出来。观众也常常能听到这类问题以及解释的演说。这种形式贯穿整出戏剧。

Carlos穿着一条合适的细腿裤,黑鞋上尖状的突出部分很闪亮,合身的衬衫外是一件编织背心,都是灰棕色系。我得提一下他的眼睛看上去很亮很蓝,蓝得我都想否认这双眼睛,所以说……还有他的睫毛真是让人惊艳,也许从外太空都能看见。

Du:唔…她这话夸张得让我鸡皮了点,但是Colin的睫毛真的很美~

移动板全开了之后,能看见里面是个厨房,一个女人正在忙着收拾桌子。Carlos的进场很快就能确信这女的是他的母亲。他试着关于他父亲的谣言而开始对话,可他母亲只是不断地说些别的什么而不听他说的,直到Carlos用尽全力大吼了一声“Mum!”。天哪,Colin用力的时候,嗓音很洪亮。Du:其实他的Merlin对那条龙吼的时候也很洪亮~嗯哼~)

能知道他的母亲知道她的儿子是gay,看样子也没有什么异议,不过倒像是瞒着她的丈夫。她不理会Carlos对父亲的控诉,只是说他发现自己和父亲间的事情还会继续啦,说他Carlos因为有强迫性幻想症所以才这样,还举出以往他把事情弄糟的例子,说他应该继续接受他的治疗啦,还说他该去给自己找个不错的男朋友。

 

另一方面,Sergio则被刻画成一个模范儿子的样子。他替Carlos付他的治疗费用,网购一台洗碗机和一台DVD播放机给他的母亲。母亲患有某种程度的乳腺癌,给人感觉是她能经受化疗这回事,她就也能应付有这么个gay儿子的事情。

该死,我开始偏离故事内容本身了,不过我觉得真的有许多对这个故事来说很重要的内容。譬如说,通过一个很随便的标志,我们就能知道Carlos是个素食主义者。不过现在开始听起来像是个内容概括。

对话内容其实很快,能从中知晓很多事情(远远比我提到的多得多)。母亲提到的每件事都混杂着她从电视里看到的或者是从网上读到的,每当她开始涉及更多其它的事情时,当下这件事的台词就会渐渐含糊起来。

 

在某个时候,父亲回家了,然后Carlos从场景中消失了。他坐在桌旁,对自己的生活感到闷闷不乐,他对妻子没兴趣,鄙视着Sergio,只想和喜爱的Carlos说话。当他喋喋不休的妻子不安地想跟他说谣言的事时,他也离开了家,留着妻子送给他的结婚30周年纪念的礼物还未拆封。

移动板合起来后,我们看到父亲走向正在洗衣服的Tania。他否认她对他曾调戏她儿子的指控,而Tania则强烈地坚持这是事实,称她儿子说了曾经发生的一切,而且要是她有更多钱请一个好一点的律师的话,正义势必伸张。当他恳请Tania别再散布谣言时,她说这得要给她五千万比索才行。他说自己没有那么多钱,于是她生气的离开了。

有一个寒心的场景:当灯光昏暗下来,聚光灯打在父亲的身上,他慢慢地往后面走,通过移动门,和Tania的谈话从“要是你决定好了就给我打电话”慢慢弱化成“Carlos,是你挑逗我,我想一直把我的舌头放在你的小屁股上,可是狱警在看着,这就变得很难……”

Du:我跟作者说这话看着真像是slash文中的话,容易想歪。对方告诉我说,在当时这话听着完全就没有性感的感觉,全然就是震惊。虽然这到后面是Carlos在精神医师那做的梦。)

灯光再次亮起,一个男人从舞台的左边上场,而Carlos则从舞台的右边出现,接着他父亲的话,“…然后梦继续,可我不曾记得下面发生了什么。”

Carlos确定这个男人(他厌倦了的精神医生,其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有着四轮驱动、五级自动变速箱的吉普大切诺基)对自己催眠了,希望着他和他父亲之间的事情会以这种方式发生并且成真。随着Carlos的继续催眠,灯光暗下,能看到一扇窗后有一个男孩打开了一个盒子,听得到轻声地数到三的反复絮语,直到灯光消失。

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见了。大板子滑开了一点儿,看到Sergio和母亲在厨房间。他没能成功的和母亲谈及在父亲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开始越来越生气,当父亲进来的时候,情绪更加高涨,他想把这些发泄在他父亲的身上,可母亲却试着分散丈夫的注意力,直到她不小心漏出自己曾经和Tania交谈过。两个男人都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母亲否认自己让Tania进来,而实际上Tania从背景厨房的碗橱那儿进入了舞台。争吵着什么已经发生与什么没发生的时候,灯光照在了两个女人身上。当Tania从门那儿离开,我们又回到厨房,每个人都想要知道答案可什么也得不到。Carlos从精神医生那儿回来,安静地坐在桌旁。当他们仍旧争吵并且把Carlos也卷入其中时,Carlos开始不受控的啜泣起来,像个小孩子那样,全然地哭号颤抖着。全场开始完全的歇斯底里起来,发疯似的,大家都喊叫着,母亲放起了音乐,Carols则在痛哭,最终Sergio知道了关于父亲的谣言,可他为什么什么也不说。

Du:作为Colin的饭,能看他现场哭还真的是很有诱惑力啊~忘了谁的review,说在堵Colin的时候,演母亲的人先出来,告诉粉丝们Colin还有点“在颤抖”的状态中。话说这么多场,Colin内要这么筋疲力尽几次?)

然后是尴尬的沉默。

 

父亲对于每个人显然相信了谣言感到惊讶不已。当他显示出他的愤怒时,Carlos跳起来想要割腕自杀,然后就是一小会儿集体争斗。最后Sergio成功地制止住了,结果他手上抢过来的是只是一把黄油刀。

Du:即Carlos这小子耍了大伙儿,用一把没有刀刃的黄油刀玩自杀么?这家伙…= =

旁注:这是个不怎么该笑的场景可你就是会止不住想笑。

 

父亲仍旧希望有人能相信他说的自己没有做过任何事,然后转向Carlos寻求同情。因为有的话他没有说,是因为他知道Carlos是个敏感的孩子,要是知道了的话,会把它想的很严重。Carlos再次拿起那把黄油刀,对着观众说,“我也会保持沉默,然而我关注的是用这把黄油刀割我自己。”

另一个旁注:第一晚的时候Sergio把刀猛摔在桌上好让Carlos待会儿再拿起来。然而第二晚的时候那把刀从桌上弹到了地下,不过Colin那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状况,所有到了当他必须拿起黄油刀的时候,他快速扫视了一边桌子,随便抓起了一个形状完全不一样的餐具来替代。好吧,把这些写在这里很傻,只是从我坐的位置来看,我看不到桌上有什么,那时候我不知道桌上能有什么替代那把掉在地上的黄油刀好让他抓起来,所以才会有点分心的知道他接下来的这个场景。好吧,继续。

Du:作者去剧场看了两次,所以才会指出这一点。看的时候,觉得Colin的反应还挺快的…呼呼……)

 

父亲真的是非常生气,他发现现在没有人愿意相信他。母亲则反驳说至少她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儿子们则说要离开。Sergio说他要回家,Carlos说他要跟他一块儿走。当移动板再次关上,能看到窗后是母亲在安慰丈夫,并且试着使他还有她自己信服:她是相信他的。

窗户后的灯光暗去后,就看到SergioCarlos一块儿走到了移动板的前方。Sergio想着Carlos可能正在担忧着谣言,可当Carlos告诉他哭的原因不是因为谣言而是他觉得自己小时候也遭到了父亲同样的虐待后,Sergio吃惊不已并产生了怜悯之心。然后他尝试推向积极的一面,说“现在你可以确信你会是一个gay其实并不是你的错”,对此,Carlos告诉他催眠状态时得出的结论是他们的父亲也曾对Sergio做过这样的事情。Sergio吓坏了,使劲推了Carlos一把,自己蹒跚地跌坐在地上,开始向观众说着一段很长的独白,说着自己是多么健全的男人,说自己打算要一个男孩,这个孩子将会生活得像一个真正男人,他全面阐述了他所认为的有关真正的男人的所有细节。末了的时候,他张开双臂,挺胸抬头,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整个过程Carlos就畏缩在地上,最后他起身偷偷从他哥哥身边溜走,Sergio威胁他要是再有类似这样的暗示就要打他。


Sergio
仍在台上的时候,精神医生也走了上来,两人之间开始对话。医生使Sergio相信Carlos在催眠状态下回忆起来的事情是真的,并且提到他们的父亲并不是Sergio的亲生父亲这么一个事实。现在Sergio也认为谣言千真万确,他这个继父的行为是为了报复他的母亲。他付给医生钱让其为自己的拜访而保密,随后彼此都走开了。

 

接下来是我最喜欢的场景之一:

Carlos从左边走上来,手里拿着一杯东西,而Sergio则是从舞台的右侧上场。两人互相靠近,轮流说着彼此不讨厌对方的理由,最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我不会因为你恨父亲而讨厌你。”两人的谈话是关于Sergio多想忘了整件事情,重新过他的生活。Carlos提醒他:Tania可不想保持沉默。Sergio看着Carlos漫不经心地小啜着杯中的饮料时,我们能听到他们的心理活动。

 

Sergio:长时间的安静是因为我在听他想什么……

Carlos:……我们为正义所要做的就是一个好的借口:一个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受到了他母亲为之卖力的老板的虐待。他在看我。

Sergio
:我看着他……

 

Carlos:他不打算承认我是对的。

Sergio:我不打算承认我是对的。

Carlos:可他知道我是对的。他会为此做些什么的,我现在会睡得更安稳些了。

 

之后,两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开。

 

SergioTania那儿给她钱,让她去找一个贵一点儿的律师让他继父的案子重新审理。

这是另一场我的最爱:

Carlos穿着他在一家餐厅厨房里工作的红色围裙,从舞台的左边上场,同时带着一个板条箱和一个塑料桶。他把它们放下,坐在那个桶上。母亲从右侧上场,坐在那个板条箱上后,和Carlos谈了起来。她说道那起控诉他父亲的案子怎么又开始审理了,她好奇Tania哪里来的钱去请昂贵的律师,不解怎么那个孩子在精神医生那儿说的话就能成为证据,她说道Sergio是那么没用,说自己是那么的担心家里的名声和名誉以及将来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她就在那儿哭诉,而Carlos在一旁大声咀嚼着他的橘瓣儿。显得兴趣缺缺。然后她说自己只怀了他是因为丈夫把她的药藏了起来。吃惊的Carlos问她知不知道他和父亲之间发生了什么后,她打了他。在她来来回回地辱骂后,Carlos拿着板条箱和塑料桶走了,然后母亲转过身。

有个男孩在窗后,他就是Joaquin,控诉父亲Don Jose对他进行虐待的孩子。母亲走向他,劝他撤诉。可那孩子明显就很迷惑,也很情绪化。看样子他似乎对Don Jose对他做的很生气也很失望,不过不清楚他起诉的内容属实还是Tania教他这么说的。

精神医生上场了,他让Joaquin坐下并且告诉他在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当Joaquin说的时候,这一场景非常的紧张深刻。得要向演这个角色的家伙致敬一下,虽然他可能不止12岁,可是他很年轻,这可能只是他第二次的表演经历,然而他的独白却是相当的困难!很长的篇幅且需要情绪,当他提问和收回他自己的记忆时又需要稍微的转变。他和Don Jose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可Tania让他扭曲他的话语,让真相陷入迷雾之中。

JoaquinTania换了一下位置,此刻是Tania在和精神医生的谈话。医生斥责她利用她的儿子,从她的话里可以看出她竭力想让医生相信她不是一个坏母亲。我觉得她知道Don Jose看守她的儿子,而她也让他这么做,只是她从没想过他会做得更近一步,她从没想过她的儿子会在什么真正的危险中。她这么做是因为之前Don Jose买过好东西给她的儿子,她要赢得这场官司,因为她想要他为他所作的付出相应的代价。她给医生钱,好让他别公开报告,这样她才能胜诉。钱不够的时候,她甚至提出可以肉体服务。医生拒绝了并且告诉她:接受她儿子可能是个gay的事实。

Tania
离开后是Don Jose的出场,当医生正要离开的时候,他很惊讶的看到Don Jose前来向他道谢,感谢他从男孩身上找出了事实的真相。医生也感谢他说要不是他自己的生意也不会这么好,其间他不小心说出了是Sergio帮助Tania付的律师费。当Don Jose想要回答时,评论声起来了,医生送他出去,告诉他另外再约时间,因为他得早点离开“去新开张的购物中心门口显摆一下我的新车”。毕竟,最近精神医生的生意也兴隆了起来。

 

接下来,移动板再次打开,出现的是厨房的场景,SergioCarlos还有他们的母亲在摆饭桌,随着拉丁音乐的曲调,拿着碗,相互间愉快地荡来荡去。

 

这是我有点小内疚但是有很喜欢的一幕,因为我们能看到Colin跳来跳去,他的屁股跟着音乐晃动,有一段时间他还被冲着观众这么做。他活泼的屁股扭来扭去还有……嗯哼……你有这样的画面感了么?*一段时间*

然后父亲进来了。那时是圣诞节,有一棵圣诞树,Sergio说他的孩子两个星期后就会出世,他们打算给他取名叫JoseCarlos自己想象着出生的场景,SergioCarlos又开始他俩交互式谈话,这一次,他们频传地感谢他们父亲。Carlos有好的理由,Sergio则是因为他怀疑的事情而感到欣慰,“谢谢”,“谢谢”,“谢谢”这样互相交替的声音渐渐弱去,当他们结束对话后,父亲抛出了“是SergioTania支付的律师费”的话题。

 

Sergio否认有这么回事,而父亲则坚持认为这是事实。母亲想大声转移每个人的注意力,Carlos突然站在父亲的这边,并且否认自己搅和过这件事。

 

非难四起,父亲说Sergio认为他在他小的时候碰过他,这种想法真让他觉得恶心,他都后悔给Sergio起他的名字。SergioCarlos是个小同志,当父亲为此感到生气时,Sergio迫使Carlos承认这一点。父亲想知道这究竟是谁的错时,Carlos说起他印象中父亲曾在自己小的时候对他进行过虐待。母亲开始替丈夫辩护,可Carlos说她肯定早就知道这些所以她才会得癌症,这就是报应。当知道母亲就算觉得这可能是真的也为其辩护之后,父亲厌恶了这些,说他要离开出去走走,留下他的儿子们保持沉默,以及一个想要让自己镇静下来、有些歇斯底里的妻子。

一会儿父亲又回来了,把他打好的包放下后,他告诉所有人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Carlos觉得好像曾经发生过虐待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儿,不过在不同的关联下,结果都是因为CarlosSergio的弱小所以他在戏弄Carlos后,让作为弟弟的他感到苦恼不安,于是父亲就帮他开了Sergio一个无恶意的玩笑。父亲仍然记得当时的欢乐,然后带着惋惜,离开。

 

Sergio和母亲看向CarlosCarlos则说:“别那样看我,这不是我的错。因为我是个强迫幻想症患者。”,然后母亲叫他们都给她出去。

灯光暗了下去。

然后就到了该剧的收场部分,Don JoseJoaquim之间的事也得到了解决。他们之间的确是有在一起过,不过Don Jose已经把Tania送走了,因为他不想再见到Joaquim,从现在起,他开始变得像一个男人了。Joaquim感到了自己被拒绝,可还是想要Don Jose把他接回来。不过Don Jose说他可不是gay,而且他恨那样的人。



Du's Time——

作者去剧场看了两回,在感叹她这个hardcore的同时也很感谢对方的能写详细的review,否则我怎么有机会知道这剧到底讲啥。
官网上的票子售罄了,现在最期待的就是18号的press night,希望到时候会有清晰的图片啥的PO出来。

最初看到说这剧是black humor,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一下子还反应不出啥叫black humor。
随着草翻的进行,也一同过了一遍故事的内容,很多地方觉得挺有讨论性可言。
个人觉得故事除了父亲的谣言这条明线外,还有一条围绕Carlos是个gay的暗线。
从明线来看,不去说什么人云亦云的糟糕,倒是Joaquin这家伙是个gay是出乎我意料的设定,不过关于他母亲Tania歪曲事实想要敲父亲一笔的原因我没怎么很理解。
暗线上着手的话,每个人的立场都值得探讨——
Carlos,话题的本身,因为明线从而开启对自身会是gay的怀疑。
Sergio,直男,起初对于Carlos还报以安慰容忍,可在知道他可能也被虐待后的反应是如此的强烈,以及提到的大段独白,可以看出他其实非常的厌恶gay,对于自己可能有gay行为感到愤怒不已。最后还迫使Carlos承认他是个gay。
Mother,她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角色,在家里发生这么一件事情之后,她表现出了“家庭妇女的女性行为“,她也怀疑,可她还为丈夫辩护,就算是让自己相信自己是站在丈夫这边的,有点自欺欺人的感觉。
Father,通篇最无辜的人。因为我没搞清Janquin母亲的动机,所以我猜测父亲知道Janquin对他的感觉。父亲对于Carlos是gay的事情也似乎装着,其中有他说自己有的没告诉Carlos是因为他的敏感而怕他想的更糟,最后他说自己讨厌gay,作为一个父亲,其包容的度量值得钦佩。
医生,有点正直感但还是拘泥于物质上的满足。觉得通篇最大的幽默点就在他的身上体现。
Janquin,你这个小同志。
Tania,唉,我没能理解你。

最后,
我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他叫Carlos,不是Carols……*蹲墙角*

最后的最后,
我想我对OPL可以圆满了。

*滚走*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